培养中医要习经典重师承

2019-09-19 20:55栏目:关于健康
TAG:

自古以来,培养中医师就是采取师承的方式,背熟经典,打好童子功,随师临证,破解理论上的疑惑,在习得前人经验与自我感悟中,逐步提高。但随着现代中医药院校教育模式的推广,重师承、学经典等好方法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影响了中医药人才的培养。

中医临床经典是中医理论的精髓,是中医药院校主干课程,对这些知识的掌握程度和运用能力是衡量中医师临床水平的标尺。国家重点学科、广州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基础学科 “十二五”期间在“经典回归临床”的优势条件基础上,以“重经典、强临床、促应用”为学科教学理念,围绕针对不同层次人才创新临床经典课程教学体系的目标,进行了一系列教学研究和改革,取得了丰硕成果。

注重学习中医经典

构建以“继承、发扬、应用”为指导思想的课程教学体系

在很多中医药院校中,中医经典的学习课时不足一直是个严重问题。以某中医学院为例,中医专业5年制近20门课程,共1260学时,而课程中经典著作仅有《内经》选读、《伤寒论》选读、《金匮要略》选读、温病学以及中医各家学说5门课(其实严格来说,温病学以及中医各家学说不算是经典著作)共288学时。课程门数虽占1/4,而学时则仅中医课程的22.9%,在校总学时的8.4%。相对而言,其他类选修课程的总学时也有400学时以上。

针对本科生的教育教学,以继承中医临床经典理论为指导思想,在传授临床经典基本知识的同时,注重学生中医思维方式的塑造,启迪学生运用中医经典理法方药进行临床辨治和提高实践能力。以教授主编规划教材《温病学》、《伤寒论》、《金匮要略》为主,辅以主编案例版规划教材《温病学》、《伤寒论》、《金匮要略》,自编实验辅助教材等,以案例式教学法实施“启发式”、“讨论式”教学。通过“中医七年制本科生进实验室教学、指导本科生进行学生科技创新项目研究、在中医五年制本科后期专业分化班开设实验课”等多种方式开展专题实验教学,诠释中医经典理论的科学内涵。通过以上措施培养学生专业兴趣,牢固树立专业思想,提高自觉运用中医辨证思维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

因此,在校学生普遍没有通读,更没有完整精读中医经典著作。在北京中医药大学,《金匮要略》的教学时数是54课时,相比起原定的80学时已经相差很远,更不要说80学时是否足够。而有些院校更是把经典学科当作选修课,或把它当作理论课而不是临床课,可见对经典学习的重视程度。

针对研究生的教育教学,以发扬中医临床经典理论为指导思想,培养学生从事“中医研究”和“研究中医”的能力。编写了供研究生使用的教材《中医临床基础学》等,借助国家重点学科实验室等基地,在研究生及对经典感兴趣的高年级本科生中开设了临床经典学术思想专题讲座、经典名方临床应用、经典研究思路与方法等教学课程,并采取博士论坛、专家论坛等开放、互动式教学法,以求思想碰撞、学教互长,并要求本学科研究生积极参与学科各项教学及科研项目,接受其他学科研究生在本学科实验室从事科研工作。通过上述措施,引导和启发研究生对中医经典理论进行发扬和创新。

再者,虽然近年来中医界提倡重视经典,可是在本科课程中除了4门经典课之外,其他课程与经典缺乏联系,在临床上更少有中医运用经典方法看病的实例,因此学生都感叹,经典都是过去的东西,今天不能用了。

针对临床医生的继续教育,以准确合理应用中医经典理法方药为指导思想。目的在于结合临床实际,提高临床辨证论治分析能力和中医经典理法方药应用能力,提高中医临床疗效。通过定期举办经典学习班,合作开展中医人才培养,编写《重读经典丛书》,建立经典学习网站及远程教学系统等方式,实现对临床医生的中医临床经典继续教育学习。

究其成因,一是不重视经典的学习,认为经典学习已经过时,里面的文字意深难懂,千年前的古书还拿在手里当作宝?二是认为中医经典的内容,已经散布在不同的学科中,因此便不用另外专门讲授。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原序中就说:“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现代出现这个问题就不奇怪了。

教材和教学内容突出应用性,体现中医经典与临床结合特色

其实,历代名医均刻苦钻研中医经典并推崇之,这是因为其不仅能有效地帮助人们掌握中医理论,还一直在指导着中医临床。《黄帝内经》是中医理论奠基之作,丰富的理论至今还没有人能把它完全解析;《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是奠定中医辨证论治体系的重要著作,其中的理法方药,现代更是经常使用;《温病条辨》是清代的著作,是对温病学发展的重要贡献。四大经典是中医由经验水平上升到科学理论层次的里程碑,如果我们学习经典,将有助直接成为辨证论治之医,而且更能体会到理、法、方、药的统一。

“十五”、“十一五”、“十二五”期间主编针对本科生的三门课程的高等教育规划教材和案例式教材。将本科教材《伤寒论》首次改为《伤寒学》(国家“十五“规划教材,2002年出版)。《温病学》教材根据临床实际需要,大胆改革,对同类温病进行证治归类、病证结合,突出以证为主的临床思维理念,更加切合临床实际;全国中医药行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温病学》被教育部推荐位国家级规划教材。《金匮要略讲义》也进行了诸多革新,将“经典回归临床,医教研协调发展”的学科建设理念贯穿其中,特色鲜明。

但现在的中医基础理论课,其实只是从《黄帝内经》抽取部分内容整理而成,是否能反映《内经》本来面貌已经是一个大问题,更不要说教材编写中出现的错误。自古以来民间的师承教育,经典是中医学生的“必读”,且医术高超的中医师无不有着深厚的经典功底,很多名老中医甚至每年把四大经典复习一遍。现代中医高等教育,把中医经典放到次要的地位,实不利于培养高层次的中医药人才。

继续教育独树一帜,广受国内外中医从业者的欢迎

重视师承教育

定期主办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经方临床运用高级研修班”、“中医药防治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研修班”、“全国热病的现代研究与临床运用高级研修班”,以及广东省中西医结合风湿病、感染病(热病)学术研讨会等;先后举办“全国首届中医临床基础学科建设研讨会”、“全国中医骨干人才培训温病班”、“全国伤寒论金匮要略教学研讨会”,并成功主办了多届“全国中医骨干人才培训班”、教育部继续教育项目“全国四大经典骨干教师培训班”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经方临床运用高级研修班”,吸引了全国各地以及美国、欧洲等国内外专家的参与,目前已发展成国际性学术会议,在国(境)内外定期召开,为国内、国际中医药人才培养及中医药文化推广作出了重要贡献。

师承教育是中医长期以来形成的一套特有教育模式,对中医的学习承传有重要的影响。师承教育具有很多特点,如能培养出扎实的中医基础知识、发挥师徒双方的积极性、便于学习临床经验和学术思想、理论联系实践、临床能力强、重视医德和文化学习等优点。但在师承教育过渡到现代高等教育的过程中,忽视了师承教育的重要性,使其优点不能延续下去,而且在注重实践和因材施教上欠缺更为突出。

提高现代化教学技术应用水平,促进了学科课程建设

现代的高等教育没有师承教育那么重视临床。现代的中医本科教育基本上是照搬1910年Abtaham Flexuer提出的医学模式,仍是基于生物医学模式的认识而运用传统的“基础课(2年)-临床课(2年)-实习(1年)”三段式教学进程。这种课程体系及其教学进程已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更不要说这种模式与中医特点是否相符。

研制了电子课件、电子教材,实现教学网络化管理及教学资源共享和开放;逐步建立中医临床基础学科的精品课程网站和原创信息资源库,利用网络资源,促进学科辐射,实现优质教学资源共享,对提高教学效率、质量和水平起到显著作用。中医临床经典课程建设与创新实践成果得到专家及学生的好评。2005年《伤寒论》课程被评为广东省精品课程,2007年获国家级精品课程,同年《温病学》被评为广东省精品课程,2008年《温病学》获国家级精品课程,同年《金匮要略》被评为广东省精品课程。经过教改实践,中医临床基础教学过程已进入教师爱教,学生爱学,教学互动、“教医研”相长的良性循环,中医临床基础成为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教学团队成为国家级优秀教学团队。

现代的中医教育一般只有最后一年到半年的时间实习,其余的都是理论课的学习,实践的机会明显比以前少。著名中医谢阳谷老先生回忆从前学医时,实践与背经典的时间比例是2:1,白天跟着师父听医话、看医案,晚上就捧着书求解。其实从前师承教育,真的能达到理论实践相结合;反观现代高等教育,实践时间减少,也就造成了临床水平下降。

在因材施教方面,现代教育的理念已经转变,就如蔡元培先生所说:“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给抱有他种目的的人去应用的。”现代教育主要的目的是帮助学生发挥自己的潜能,而不只是知识的传授。但由于目前教育方法的守旧,还是单纯以传授知识为主要教学方法,缺乏启发的部分,使学生“千人一面”,没法塑造出不同的才能。而从前的师承教育,反而能做到因材施教,老师顺应单个学生的能力,双向互动,更能发挥教育的积极性。

版权声明:本文由吉祥体育网址发布于关于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培养中医要习经典重师承